澳门新葡亰娱乐客户端 - 欢迎您

澳门新葡亰娱乐客户端 > 院内动态 > 正文

【活动】名家圆桌:“大变局中的家国认同”学术研讨会综述


2019年11月16日,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举办的名家圆桌“大变局中的家国认同”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许纪霖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何怀宏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院长秦宣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近代思想研究中心主任郑大华教授、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王岳川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刘笑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赵汀阳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秋风教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黄裕生教授、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佘碧平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张曙光教授、《哲学动态》副主编、贾红莲编审等知名学者出席研讨会,围绕“大变局中的家国认同”这一主题各抒己见,发表了精彩演讲。

现将部分精彩言论摘录如下:

许纪霖:大变局导致了家与国、国与天下的双重断裂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许纪霖,以“如何重建家国天下”为题发表演讲。他指出,传统中国是一个以自我为核心的家国天下,在这个连续体中,国是相对的,也是最暧昧的。但是,晚清大变局中,“国”的崛起,导致了家与国、国与天下的断裂。因此,家国天下需要在新的理解和建构中重新关联。他认为,今天家与国的关系,不仅存在“系统世界对生活世界的殖民化”,还存在“生活世界对系统世界的反向殖民化”;国与天下的关系则呈现为国家理性与启蒙理性的关系,启蒙理性代表了新的天下价值,构成了对国家理性的最强制约,但国家理性总有一种内在冲动,试图挣脱和凌驾于一切宗教和人文的规约。因此,他认为,如何重建新的家国天下,家与国之间、国与天下之间如何平衡,关键在社会与国家如何划清必要的界限、如何以天下(人类)价值平衡国家理性。


何怀宏:我们不仅身处在一个变局之中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思考和分析了“大变局中的家国认同”主题的三个概念:变局、家国、认同。对于“变局”,何教授认为,我们总是处在变化之中,尤其是比较持久、影响大、长远且形成固定局面的大变局——我们在传统层面遇到千年未有之变局,在国家层面遇到百年未有之变局,人类文明层面遇到万年未有之变局。对于“家国”,何教授认为,“家国”是有中国味道,有中国特色,对家国的认同具有深厚的根源和普遍感情上的意义,人们的安全、生存、繁荣都依赖于国的存在。第三个概念是“认同”,认同需要某种内在的意识和调动。认同是自我与外在融合为一体,在主要方面求同,“和而不同”下仍然能够共存。概括而言,对变局、家国、认同的思考,就是多重变局、家国情怀、认同存异。

 

秦宣:要着力解决“我们”与“你们”的高度分化


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院长秦宣,探讨了当代中国国家认同方面存在的挑战。他指出,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的冲击之下,已经出现了高度的分化,整个中国分化成了各种各样的“我们”与“你们”,增加了社会整合的难度、国家治理的难度,国家认同问题已成为全球性的难题。随后,他从身份认同、制度认同、文化认同、国家性质认同、国家定位认同等不同层次,强调了国家认同危机,并提出了建立国家认同,增强自信的四点建议:第一是要发展经济、壮大综合实力;第二是要增强文化认同;第三是要通过制度建设增强制度认同;第四是要加强对外宣传,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同。


郑大华:两个“中心观”的瓦解与国家认同的最终崛起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近代思想研究中心主任郑大华,从中国近现代史出发,探讨了近代天下观念的瓦解与国家、世界观念的形成。他认为,传统中国没有世界观念,只有天下观念,而“天下”本身是建立在“中国是地理的中心”、“中国是文明的中心”这两个观念之上的。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是地理中心”的观念受到了挑战,洋务运动时期,中国是地理中心的观念彻底瓦解了,“中国是文明中心”的观念,也在甲午战争中最终瓦解。国家观念传入中国,随着国家观念的形成,世界意识开始出现,人们开始认识到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新文化运动时期,世界意识更加突出,学界讨论的问题也从“中国如何融入世界”,变成了“中国如何贡献于世界”,而“九一八”事变则把中国从世界意识拉回到国家意识,国家认同最终被提到了第一位。他最后总结——近代的国家认同不能离开近代民族危机的演变来理解。


王岳川:一切认同以文化认同为根本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王岳川认为,当今“硬”的是科技、经济,“软”的是文化教育与情操,而一切认同以文化认同为根本、本末、终始。艺术家可以说自己从事的艺术没有国界,但艺术家是有国界的——谁在说、说什么、为谁说、谁在听。随后,王教授从国文、国学、国医、国书、国乐、国史、国画几个方面出发,探讨了中国如何走向共享的问题。他认为,只有文化共享才能实现多元——通过文化发现中国,贯通古今;通过共享多元汇通中西,联通中西;文化能使四海之内皆兄弟,文化的内在凝聚力才能交到知心朋友。


刘笑敢:理解家国认同的两种状态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刘笑敢,首先辨析了“家国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区别,随后提出,家国认同可以分为“正常状态”与“困难状态”两种情况。他认为,在正常状态下,人们会自然而然的对自己的乡土有一种眷恋,对自己的国家有一种感情,这是一种天然的感情;然而,家国认同也可能遭遇“困难状态”,不同的群体由于自己的非正常状态,可能产生家国认同的困难,遇到困惑或者痛苦。最后,他预测了家国认同的未来趋势,认为一种可能是民族国家意识越来越强,国家之间的对抗和冲突可能加剧;但同时也存在另一种可能,就是国家认同的淡化,出现欧盟这样的机构,协调、克服人类面对的问题。


赵汀阳:个人、家、共同体、国、天下是未来社会的五个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首先从道德角度的家、国、天下与政治角度的天下、国、家出发,认为其构成一个互为合法性的循环结构。家国天下的方法论即“推”,以家为核心向外推;天下国家的方法论即“化”,一切与己不同的都有办法化为一家。但他认为,这对于解决陌生人问题存在理论上的困难。因此,他提出要消除古代语境,从形而上学层次重构儒家理念。他提出了普遍化的“仁义”,认为“仁”是一个关系理性,其原则是互相伤害的最小化应当高于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义”则区分为“人义”与“恩义”,人义是不求回报的帮助,恩义则能带来交易成本的最小化。最后,他总结说,不同文明发现的不同秩序都意味着不同的重要问题,现代社会是集大全的,因此未来政治社会的完整结构应该是包含个人、家、共同体、国、天下这五个单位。


秋风:大变局的根本是美式全球化的终结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秋风,以“期待家国天下同构的普遍秩序”为题作了演讲,他从对大变局的理解出发,提出今天这个大变局的根本是美式全球化的终结。他指出,美式全球化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无本”,在于它在强调普遍主义和个人主义的过程中,把“家”抛弃了。他指出,中国是以家来想象国、以家的原理来构建国的,中国文化是以情为本的文化。因此,中国在继续推动新的全球化的过程中,能够贡献的智慧就是培植根本,治疗旧的全球化病症,建立“家国天下同构的普遍秩序”。同时,他也认为,在大变局中,中国之所以能够比较稳定,正是因为我们这个文化一直以家为根本。


黄裕生:现代国家观念存在两种类型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黄裕生,从“认同”问题入手,认为:家国认同问题即在共同体的关系上我们如何获得认同,共同体需要个体认同,个体也需要从共同体上获得一种认同感、一种力量。黄教授指出,古代人从文化、实力、神权国家三个方面,获取对政治共同体的认同。而现代人对政治共同体认同的途径和内容的认识,发生了变化,概括为二种:民族国家观和契约论国家观。在民族国家观中,民族性不但成为国家主权诉求的正当性理由,而且成为国民获取对国家认同的基本内容,甚至核心内容。契约论国家观则包含四大原则:主权在民;个体优先;权力正当;代议原则。他认为,契约论国家不仅颠覆了传统的国家观,而且改变了传统的国家认同途径和认同内容。


佘碧平:家国认同如何从“拔根”转向“再扎根”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佘碧平,以“拔根与再扎根——一百年来世界大变局下的家国认同”为题发表演讲,探讨了经济全球化与各本土社会之间的博弈关系。他认为,全球化会瓦解或部分瓦解各地的本土社会,导致本土社会的失序现象,即“拔根效应”;而要避免拔根过程中的逆反心理,经济全球化就必须努力实现与各本土社会的融合,即“再扎根”。因此,在这个博弈过程中,我国应该加快实现家国认同与法理社会的建设:一是通过城市化建设,不仅优化我国经济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分工与合作的布局,还要优化我国的本土社会尽可能保持和发展各地的传统,实现再扎根;二是要通过“一带一路”等全球化布局,让我们的跨国公司能够扎根于世界各地的本土社会,实现经济与文化的双赢。总之,我们应当追求抽象法理社会和个别化本土社会的理想融合,应当有而且有能力去发扬宽容和协商的理性。


张曙光:重新思考“认同”、“家国”和“大变局”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张曙光,对“认同”、“家国”、“大变局”三个会议主题进行反思性解读。他认为,“认同”具有两面性和背反性、统一性和多重性、开放性和历史性这样三个特征;随后,他对中国历史发展的“家国”概念进行梳理,认为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家国和天下合为一体,或者国家和天下合为一体,但不属于百姓,而属于皇族,直到近代以后,这样一种家国概念才逐渐瓦解,现代家国开始建构;最后,他探讨了“大变局下的家国认同”,认为从近现代历史看,中国的家国建构是个体要独立、解放与家国整体危机之间的矛盾,并在历史发展中逐步加以解决的一个过程。

《哲学动态》副主编、贾红莲编审,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沈湘平教授,分别主持了上下午的研讨会。